胡律师:13306647218

国企为什么混改【两部委为国企混改“加油”】

时间:2021-08-06 06:50:32

对于以6月、3年为期限的国有企业改革的3年行动来说,无疑处于上、下半段交汇的重要时间段。 其中,国有企业改革中占“c位”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企业最经常涉及的细分内容,也是监管部门最关心的重点。

最近,国家发改委在湖南长沙市召开的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经验交流现场会(以下简称“会议”),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始终坚持“充实执政、加强激励、突出本职、提高效率”的十六字方针,真正将混合资本与改革机制紧密结合6月初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召开的央企改革三年行动推进会也表示,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不能为了混合而混为一谈”、“不能混为一谈”,重点是完善公司治理,转变经营机制。

“目前,国有企业改革已进入深水区。 说实话,“为了混合而混合”“只混合不变”的现象大幅减少,对企业深化改革的认识高度统一。 》阳光时代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国有企业重组和职工持股研究中心负责人朱昌明表示,要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还是要进一步结合企业自身特点,按层次分类落实改革政策。

典型“开路”

转机制增活力显成效

会议指出,在各方的大力支持下,混合改革试点工作已经取得了积极的进展和成效。 近半数混合改革试点企业已经完成混合改革试点的主体任务,企业治理体制和经营机制实现了系统性重建,发展活力和经营效果显著改善。

以企业中国五矿集团湖南长期锂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期锂科”)为例,作为一家致力于高效电池材料研究与生产的企业,长期锂科一直以来市场规模小,加之内部机制活力不足,公司经营效益一直处于盈亏边缘, 因此,长期锂科自2017年以来,走上了“改革重组-战略投资者引进-员工持股”的混改之路。

长期锂科董事长、党委委员、总经理胡柳泉告诉《证券日报》记者,长期锂科混改主要集中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整合相关资产,实现一体化运营。 二是引进战略投资者,加强战略协同。 三、“引战”的同时,进一步引进外部董事和监事,完善公司治理; 四是结合混改政策精神和非公共资本战略投资者对企业与高管利益相结合的诉求,积极推进中长期激励的实施,将核心人才联系起来。

“应该说改革的效果很明显。 ”胡柳泉表示,资产重组后,长期锂科实现正极材料和前体材料一体化经营,各项业务相互促进的核心团队不断加强,在市场高薪诱惑的严峻形势下,公司核心团队依然稳固,未出现流失现象的业务合作不断深化。

对比改革前后,经营业绩的持续提高无疑最能说明问题。 胡柳泉表示,与2016年相比,长期锂科2020年正极材料产品销售额增长300%,营业收入和利润增长200%。 从资产结构来看,2018年结束“引战”后,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从52%下降到17%。

当然,企业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机制,增强活力的例子还有很多。 例如,中国一汽坚持分层分类,一企一策推进吉林汽车等5个子企业混改,股权结构更加多元化,经营机制进一步转变。 东方电气集团推进所属东方风电、东方氢能混合改革“破冰”,人才依赖度高、业务市场化程度高、企业发展潜力大的“两高一大”企业实施骨干员工持股,留住核心人才,激活发展潜力。 中国远洋海运在所属泛亚公司重组中同时实施了员工持股计划,干部员工“当家”意识明显增强,企业利润稳步提高,为打造综合性全程物流供应商提供了有力支撑……

“随着此次国有企业改革进入深水区,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的三年行动向中场转移,对混改企业来说,如何改变一定要目标明确。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一是改变股权结构。 二是通过变更公司治理,使非公共资本股东参与公司治理三、完善管理制度,优化管理流程,提高管理效率; 四要根据发展需要,积极推进结构调整,优化资本配置,提高资产质量。

改革行程过半

应注重发挥“战投”作用

从过去国有企业混改的实践情况来看,战略协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记者注意到,会议强调的“推进混改需加大力度的五个重要环节”中,有三个方面涉及“战略投资者”。 具体包括:选择优秀的战略性投资者,优先引进与企业主要业务具有较强协同效应、与企业所处产业链上下左右高度相关的产业投资者,实现战略协同、优势互补; 设立科学合理的股权结构,使战略投资者对股权结构具有权重,治理结构具有发言权,真正发挥“战略”的作用。 建立平衡有效的公司治理,建立战略投资者参与、结构合理、专业化的董事会,真正落实董事会职权,实施差异化监管。

“战略性投资者的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混改的成败。 ”在刘兴国看来,优秀的战略性投资者,可以通过混合改革使业务产生协同效应,或者在治理和管理上积极推进变革,从而更好地推动混合改革企业的发展,合作实现双赢。 相反,不适当的战略性投资者,如不关心企业的持续发展,或与混改企业业务不相关,不能支持混改企业的发展等,这类投资者不能为混改企业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贡献,实际上不能达到混改的目的

基于此,朱昌明认为,未来推进国有企业混改过程中,应进一步改变目前以财务投资者为中心的混改局面,与企业主要业务具有较强的协同效应,优先引入企业所处的产业链和上下左右高度相关的产业投资者,以实现战略协同、优势互补

在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的推动下,今年以来,涌现了大量国有企业混改项目。

5月下旬,辽宁省公布了首批75个国有企业混改项目,其中集团公司级项目19个,子企业项目56个,涉及资产总额1074亿元。 例如,6月22日在北京举行的“2021年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介绍会”上,286个混合所有制改革和央企民营企业协同发展项目集中在介绍会上,拟募集超过1200亿元的资金。

刘兴国表示,从总体上看,央企、国企混改不断深化推进,有面扩大和质的提高。 预计之后混改的发展点,一方面鼓励混改双向深化推进; 另一方面,要通过“混合”催生“改革”,以资本混合为手段、平台,重视市场化,积极推进企业治理和管理变革,特别要加强董事会建设,深入推进三个制度变革,加快市场化激励约束机制的建立此外,将进一步优化混改企业的监管,有助于混改企业的效率和活力增强,同时加快构建有效保障混改企业国有资本安全的监管新模式。

(责任编辑)王引擎宇) )。